KI.

 

安静地生活

这是一场记不得昨天看不到明天的漫长旅程

上海印象·一

弄堂里空气蒸腾,像澡堂特有的湿热,猫狗都懒倦地伏在地上。
骑着车七弯八绕,掠过一户户人家,抬头总是狭长的天。
出了弄堂,便被马路上吵吵嚷嚷的声音一哄而上地包围了。

终归,潦潦草草,无疾而终。
未入梦,却已醒。

台湾的小火车。绿漆的地板,安静的乘客,温柔的阳光。是和妈妈最美好的,两个人的旅行回忆。

人和人究竟是因为什么而互相吸引,以致有了牵绊的?

一起喜欢的东西,一起走过的经历,还是仅仅是气场相合?

这份浅浅的牵绊又能有多长呢?轻轻巧巧的所谓感觉,很容易就耗尽了吧。

对着未来,简直畏缩得像个孩子。

从来没有命中注定。


猝不及防的小事真是太多了。

说起来都是笑笑没什么的样子,想起来却还是放不下烦乱乱的。也并没有什么人可以去一起分享――莫若说是分担。以前是她,现在感觉不对了,也不忍心;原以为可以是你的,可惜也不是。

听了这么多遍,曲很喜欢,歌词却有些不知所云。

只记住一句,热泪的崩坏。

心里一瞬坍塌。

――《理想三旬》

1h.

1st.

with 梦醒了。

画着画着心里也平静了。

女老师

学校里有一个女老师 个子不高 不敬一点讲就是短粗。蓬松蜷曲的发规矩地扎成马尾 脸大且方 颊上总是两坨淡淡的高原红 没有衬的人柔美 反而显出颧骨的僵硬。加之常年架一副细框眼镜 很标准的古板学究样。遗憾的是这位老师声音也不够悦耳 低沉压抑的嗓子 说话时独特的口音和抑扬顿挫的语调 听得只觉刻意和严厉 有时配上眼神表情甚至可怖。


我们都不喜欢她 无论有没有上过她的课 背地里提起她总离不开凶,摆脸色,做作,丧气这样的评价。

“看起来就……”

——有时候这就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孩子也一样势利。


那天合唱节 他们班的节目里安排了一个班主任也就是她参与的环节 和班里一个男生搭队演情侣。总共是三队情侣 在...

公交,收音机,和老歌

坐正对面的工友下车了 座位旁边的中年妇女没有人聊天 终于只能寂寞的抱着收音机 无意识地跟着哼唱。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歌么?还是八九十年代?我不清楚 只是一种压着的 颤声很重发声像美声 现在已经不流行的唱腔 太华丽又太造作。从雪花飘唱到难忘今宵 听着听着 居然觉得好听 没有了一开始的满心烦躁几欲发怒。闭着眼睛睡觉 听着那把像化纤一样廉价又鲜丽的嗓子 眼前浮动起大朵大朵的色块 橙色 红色 氤氲蔓延 无端的有种温暖和惬意。有点像回到八九十年代的旧书店 还能听到夹杂着滋拉滋拉杂音的邓丽君的带子。

那声音咿咿呀呀地哼着 松松垮垮地飘荡在空气里 可是我却好像被密实地包裹住了 短暂的陷入游离以及自由的幻想...

喜欢了很多年的声音 以及干净的前奏

听的时候会想起每一个黄昏 每一次悸动 还有音乐天堂那本终于停办的小杂志  以及很多消逝的东西

一个人缅怀这一切


流年似水 很快的 你们变老了 我长大了


230天 滴答 滴答

© 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