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

 

安静地生活

这是一场记不得昨天看不到明天的漫长旅程

公交,收音机,和老歌

坐正对面的工友下车了 座位旁边的中年妇女没有人聊天 终于只能寂寞的抱着收音机 无意识地跟着哼唱。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歌么?还是八九十年代?我不清楚 只是一种压着的 颤声很重发声像美声 现在已经不流行的唱腔 太华丽又太造作。从雪花飘唱到难忘今宵 听着听着 居然觉得好听 没有了一开始的满心烦躁几欲发怒。闭着眼睛睡觉 听着那把像化纤一样廉价又鲜丽的嗓子 眼前浮动起大朵大朵的色块 橙色 红色 氤氲蔓延 无端的有种温暖和惬意。有点像回到八九十年代的旧书店 还能听到夹杂着滋拉滋拉杂音的邓丽君的带子。

那声音咿咿呀呀地哼着 松松垮垮地飘荡在空气里 可是我却好像被密实地包裹住了 短暂的陷入游离以及自由的幻想。

过了十来站 那人终于下车了。我保持着闭着眼靠在广告牌上睡觉的姿势 听到收音机的声音慢慢抽成一根线 然后彻底的被关上的车门砍断了。

鸣笛 刹车 报站 聊天 打电话 叮叮东东零七八碎的声音都涌出来了。

各是各的声音 冷静独立地 被发出来 被停止。

生活又变成了我最习惯的样子。

我也和刚刚过去的每一天一样 戴着耳机 在公交上睡觉。

只是今天耳机里没有放音乐 。

我贪婪又幼稚地想 这样 我就可以沉浸在我的温暖的幻梦里久一点点 那个古董一样的女声 大概就可以再耳畔多缭绕一会儿。

ps

有一个瞬间我想睁开眼对身旁的中年妇女说 谢谢你 歌很好听。可是终归没有。

我们都没有记住彼此的脸 幸运的是她留给了我感动

评论

© KI. | Powered by LOFTER